惊艳中国花之王--牡丹

朋友来电,说是在纽约的史坦登岛遇见了牡丹花,园子不大,但牡丹品种很多,最让她惊讶的是那些中英文介绍板,尤其是中文花名,赋有诗情画意。她很是佩服这有心的种花人,她约我再去,打算一一对应,连名带花都照下。

史坦登岛,在我的字典里就两个注解,垃圾场和监狱,哪有什么花园。朋友给了链子,点进去一看,啊,那个多年前报道的由中国包建的苏州园林《寄興園》也在那里。http://www.snug-harbor.org/chinese.html 去,我先去医生那打了一剂抗过敏针,要不然,这眼泪鼻涕的,加上喷嚏,哪有时间对焦按快门。

新州有不少好花园,但开放的时间很短,往往是上午十点到下午四点,都把最佳的摄影时间关在了门外。尤其是那些私立的,一星期开不了几天,要门票,有些甚至还非要跟着导游。而这避风港文化中心和植物园,除了《寄兴园》和另一园子十点开要门票,整个植物园是敞开的,停车场也免费。

朋友二进园,熟门熟路,八点到的,但日头已经老高,我们边说不要浪费时间,直奔牡丹园,还是被一路上的花花草草吸引,等走到牡丹花前,我脱口而出的是一句台词,牡丹花,我来迟了。

花期已过,花瓣倾地,红似血浆,白如凝脂,那花朵之大,花瓣之多,隐约感觉到一种悲烈。我横七竖八,变换着各种角度,甚至趴在地上,但还是没有拍到我想要的那种感觉。

那牡丹园,并没有什么正式的园子,只在绿荫道的一尾,百草园的一边,大约有二、三十株。英文是牡丹和芍药不分的,但这里专门注明是“树牡丹”。杭州有个牡丹亭,小时候每到开花季节,家长都会带去赏花。而对花名的认知,是源于一本白描(线描)牡丹花册,但三十多年过去,早已模糊不清。

放下了那些让我无可奈何的落地花瓣,随着朋友的呼唤,也开始一名一花的拍摄。



2011/05/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