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尔斯河 ( Charles River )

 

 

波士顿之行

查尔斯河 ( Charles River )

暑期出游,带孩子看学校。周六出发,先北上参观西点军校,再向东,直奔波士顿。旅馆定在哈佛的校园旁,车过查尔斯河时,水上白帆点点,立刻勾住了我的心,一定要到河边走一走,拍几张照。

第二天是周日,学校没有导游,按计划我们一家去了波士顿市。当地铁钻出地面,爬上桥时,又看到了让我心怡的查尔斯河。蓝天白云,一侧是高楼、水影,一旁是绿阴、甲板,帆船帆板,碧波荡漾。身不由己跟着全家,踏上了“自由小道”,随着穿戴十七世纪服饰的导游,环绕了 波士顿城。而后,沿街的杂耍,英军的操练,中国城的舞狮。一家人看得精疲力尽,便打道回旅馆。

户外摄影的最佳时间是日出和日落前后的几个小时。稍息片刻,五点不到,儿子们上网、玩游戏,先生在打鼾,我一人悄悄溜出旅馆,直奔查尔斯河畔。

查尔斯河流淌在剑桥大学城和波士顿市之间,由西向东,汇入大海。著名的哈佛大學、麻省理工學院和波士顿大学,依河而伴。河水流至哈佛校园时,一拐弯,河道改为北南向;淌至波士顿大学门前,又折回西东向;东面的麻省理工學院得天独厚,拥有查尔斯河最宽的水域。有人说 查尔斯河 是波士顿的灵魂,而我相信,哈佛这座古校,经久不衰,依然耸立在世界高等学府的顶端,一定是沾了 查尔斯河的灵气。而正在超越哈佛的麻省理工學院 ,多半是得了查尔斯河的睿智。有一点是肯定的,因为有查尔斯河,便有了各大学的船队,和历史悠久的各种名头的划船比赛。

只两个街区,我就来到了哈佛校园的查尔斯河岸。对岸高速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,给人感觉很闹;就近的大楼正在翻修,难以入镜头;但一旦走近河边,柔风拂面,顿时给人以清新的感觉,城市的喧闹嘈杂立刻隐去。河面上不时有皮艇画出清涟,或红或绿引人注目。大雁、野鸭悠闲自在,情侣偎依在树影下,慢跑者擦肩而过,好一幅闲恬惬意 的景象,这才发现手中相机的不足,难以捕捉我的感觉和感受。

手机招来了先生和孩子们。我们沿着查尔斯河从哈佛校园,一直走到麻省理工學院 。一路上,小儿子放起了在中国城得到的红风筝,大儿子随着 慢跑者,也信步跑了起来;先生和我手拉着手,边走边感叹,此时此刻才是真正的度假。原想拍摄一些查尔斯河的夕阳、落日,而我们先向南后朝东行,自然不见日头。天色渐渐地暗淡下来,河面上的船只也不多了,但查尔斯河并没有让我失望,对岸高楼上的反光,恰似落日映照在河面上,金光闪闪。我等待着那艘最后的白帆,缓缓地驶进我的画面,心满意足地钦下快门。

波士顿之行,一家人走访了西点军校、哈佛、麻省理工學院、布朗大学和耶鲁大学,并在科德角( Cape Cod )的海滩呆了一天。儿子们对 麻省理工學院有好感,先生想再去科德角,而在我的记忆里,只有查尔斯河 。

 

 
 

哈佛校园旁的周纪念桥(Weeks Memorial Bridge)

 

单人划(Kayak)

 

长脚鹭鸶 (波士顿大学校区内的两座吊车高耸入云)

 

Kayak 是这样睡觉的

 

是鸭还是鹅?

 

旧铁路桥

 

直达麻省理工學院的哈佛桥

 

屈指可数的白帆

 

八号帆

 

八号帆之二

 

甲板

 

归舟并驶

 

约翰汉塔 (John Hancock Tower )

 

船欲静而波不止

 

Prudential Center

 

碧波

停息

 

帆船俱乐部

 

入夜

 

夕阳入帆

 

2007年七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