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竹子,我的笋

我的竹子被我砍掉、挖掉,因为我的笋成群结队偷渡到篱笆外邻居家的草坪上,被邻居发现并举报了。

这竹子是五年前的母亲节,我为自己买的礼物,当时卖竹子的州立大学园林教授,提醒我,这是跑竹,我笑笑,心想,它能跑得过我的嘴吗。一直嚷嚷要种竹子,家中领导不让,说是怕邻里纠纷,怕以后卖房子时,会吓跑买主。我觉得他小题大做了,我们的院子,左边无邻居相连,我就种在最左角,和右边的邻居相差十万八千里。就这样,我把竹子种下了。

头两年,我小心翼翼哈护着,没敢动一株笋苗。前年开始尝鲜,去年好好地吃过三、四顿。今年天气一转暖,我就在寻寻觅觅,始终不见笋影。直到五一劳动节,篱笆外的人家,向正在劳动割草的领导报告,我才知道,我的笋集体大出逃了。

哇,那笋最高的有一尺多,三五成群都已经到达绿草坪的中心了,我赶紧提锄拎桶,先把笋挖回来再说。整整一桶,有五、六十枝之多。笋啊笋,你知道什么叫做左邻右舍吗,你可以横着跑,但不可以钻过篱笆越过界。我知道篱笆外朝南,阳光充足,可那是米国人的地盘,米国人,你懂的,他们不吃笋,只会害怕。

领导说去借挖沟的机器,挖沟筑墙防偷渡。我想了一晚上,这工程太浩大,算了,去买了两个大花盆,打算挖些竹子种在盆里,就当观赏竹吧,至于笋么,今年最后过把瘾,然后向它们告别。

竹子在盆里能活吗?领导给了否定的答案。我不管,不想丢弃任何一株,自认拥有绿色大拇指,也许会出现奇迹。

昨天一天雨,就知道今天会有许多逃犯出现,果然,在篱笆外人家的草坪上,又挖出十多颗雨后春笋。嗯,够炒一碗油焖笋。

有谁要揭竿而起,我提供竿子,尽管懂竹子的领导说,一、两年生的竹竿没啥用,我还是一根根去枝摘叶清理干净。

挖掉竹子,地下的笋就不再冒出来了吗?来自山里伴着竹子长大的领导说,没了竹子,就没有了阳光雨露,就没有了营养,地里的笋就玩完了。我将信将疑,这两天忙着挖竹子,很想看看结果如何。



2011/05/05